快递业陷严重内卷:价格战「伤」小哥,送货上门都成奢求?

快递业陷严重内卷:价格战「伤」小哥,送货上门都成奢求?

不久前,北京中通快递小哥林夕选择了辞职。

对他而言,近几年“手中的快递”太重了 ——“3 年前,我日均送货量是 100 件,如今翻了个 3 倍,谁受得了?”

不过,工作量的激增并不是压死快递梦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更在意的是,行业的严重内卷导致送货质量的下滑,而收件人的“冷嘲热讽”也似乎成为了日常。

根据《2021 年 618 快递服务质量大数据报告》显示,近 70% 的快递员在 618 期间遭到投诉,且过半投诉超过 3 次;在发起投诉的人中,有 70% 以上是因为“快递不被送货上门而不满”投诉。

这也意味着,快递员与收件人的“对撞”正在加剧。

新浪财经在与多名快递员沟通后发现,对方的普遍反映是“委屈”,而“抱怨”又集中在三个层面:第一是价格战导致的派件费用过低,不挣钱没动力;第二是部分客户的要求过高;第三则是考核指标繁多,罚款成了“家常便饭”。

抛开快递员的怨言,究竟什么才是导致小哥不满的根源?

叫苦不迭,钱少是硬伤

算账是最直接的手段。北京韵达快递小哥小王告诉新浪财经,快递员的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 —— 收件与派件。收件层面来看,该地区每收一次 10 元起,除去成本后自己赚两三元,每天最多收 20 件,以每月 28 天工作计算,一个月收件费用约为 1600 元;派件层面,每天送 250 件,每单赚 1 元,每月约为 7000 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快件数量的激增,很多情况下他们会选择投放快递箱,“每单我要交几毛钱的租金,所以派件每月也就能赚五千多,两者加起来收入七千多吧”。他坦言,“现在件量大、派费低,快递员又难招,很多情况下没时间送货上门,还要面对各种投诉罚款”,这是行业现状,也是恶性循环。

同样,中通快递林夕表示,“整个快递行业在提速,需要在时效内完成配送。一旦完不成时效,也就无法保证收入”。

据悉,中国的快递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截至 7 月 4 日,2021 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已经突破了 500 亿件,接近 2018 年全年水平。尤其是今年二季度以来,每个月的业务量近百亿件。

但令大多数快递小哥“叫苦不迭”的是,快递件数的增加却与收入不成正比。

“我认为是变相降薪”,在百世快递吴伟看来,以前每天送 100 件与如今每天送 180 件,薪资几乎差不多,“活儿更多了,钱却没赚到”。

他透露,很多快递员因此转行送外卖,“外卖一单几块钱,快递一单才 1 元。有些骑手到手能一万多,我们只有大几千块。要是你,你怎么选?”

行业报告印证了上述快递员的说法。据今年 3 月公布的《2020 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 5000 元人民币,月收入超过 1 万元的占 1.3%。

内卷之下,短期无终局

到底快递该不该送货上门?快递行业又为何会发展至此?

业内人士认为,快递员上门难的原因是订单量大,而究其本质还是因为价格战等导致的“内卷”严重,此前低价快递公司极兔速递的出现,让原本就不稳的快递业更加失衡。

据此前媒体报道的数据,竞争对手的不断降价,导致“通达系”单票收入屡破新低:

这场价格战已持续 2 年有余。从 2019 年 3 月,中通首次将义乌快递 4.2 元左右的价格直接打到最低 1.2 元发全国;同年 5 月,顺丰推出特惠专配业务,价格一度降至 3、4 元;同年 6 月,申通率先将一单价格降至 9 毛;

一席商议后,2020 年 7 月,全国快递均价回到 2.5 元左右。

但现状被很快打破,2020 年 3 月,极兔速递杀入市场,普遍低于通达系 0.3 元;通达系拉响价格战,8 毛可发全国……

“各个快递公司竞争激烈,快递单价不断降低,快递公司自然会层层压低成本”,一位快递从业 10 余年的内部人士对新浪财经表示,这就会导致单量上升,单价降低,换言之就是“活更多了,钱更少了”。该人士认为,目前更像是一个恶性循环,可能导致人员进一步流失,现有快递员加班强度递增,最终导致“不送货上门”。

对于上述问题,东北证券研报称,快递行业供给端过剩依旧是主要矛盾,行业竞争格局短期内难以结束,行业价格战仍将持续。数据显示,在 2020 年整个快递行业的激烈竞争下,中国快递行业的快递价格平均价格降低了 11%,这也是自 2014 年以来最大降幅。

如今价格战已延续两年,极兔速递、百世快递等企业都因“低价倾销”受过地区处罚,部分分拨中心停运。随后浙江省政府通过《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实际上,各快递公司的价格战,会造成快递网点、快递员持续动荡,服务质量难以为继。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快递成本已经没法压低,只能亏本或者是降低快递员每单派送收入。

“说的直白些,快递价格混乱,快递行业为了争得仅有的几块肉,只能各自通过降低派费和减少快递员数量,低价揽收商家单量,实现降本增效的目的。快递量提升,派费却减少,下游网点、快递员和驿站因越来越多的快递单和越来越少的派费被双重挤压,陷入如今的局面”,该人士表示。

他直言,这是各大快递公司间的一场博弈,短期内不会出现终局。目前只是从底层提升服务,可以适当设置评优奖励,也可依据满意度排名对用户满意度高的网点或快递员发放奖励,提高快递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以此扭转现状,形成良性循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ingfengjish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科猫网 备案渝ICP备20200141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