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的词(柳永的三首词,道不尽思乡怀人之念)

思乡的词(柳永的三首词,道不尽思乡怀人之念)

史载,柳永作新乐府,为时人传诵;仁宗洞晓音律,早年亦颇好其词。

但柳永好作艳词,仁宗即位后留意儒雅,对此颇为不满。

及进士放榜时,仁宗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说:“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

自此后柳永不得志,遂出入娼馆酒楼,自号“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思乡的词(柳永的三首词,道不尽思乡怀人之念)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天圣二年(1024年),柳永第四次落第,愤而离开京师,与情人(或为虫娘)离别,作著名的《雨霖铃寒蝉凄切》,由水路南下,填词为生,词名日隆。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此去经年,千里烟波、千种风情。但是离开情人,寂寞凄凉,孤独万分,从此后即使有良辰美景,也只形同虚设,然而越是有良辰美景,就越发使人念情伤神。

恐怕别后只能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中虚度余日了。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念之心切,爱之情深。

浪迹天涯的柳永,因漂泊日久,身心疲惫,作《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追忆“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感叹“芳年壮岁,离多欢少”。

《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

【宋】柳永

一枕清宵好梦,可惜被、邻鸡唤觉。

匆匆策马登途,满目淡烟衰草。

前驱风触鸣珂,过霜林、渐觉惊栖鸟。

冒征尘远况,自古凄凉长安道。

行行又历孤村,楚天阔、望中未晓。

念劳生,惜芳年壮岁,离多欢少。

叹断梗难停,暮云渐杳。

但黯黯魂消,寸肠凭谁表。

恁驱驱、何时是了。

又争似、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

因此,天圣七年(1029年),柳永返回京师,汴京繁华依旧,但故交零落,物是人非,触目伤怀,柳永又离开京都,前往西北。

明道年间(1032—1033年),柳永漫游渭南,作《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宋】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

不忍心登高遥看远方,眺望渺茫遥远的故乡,渴求回家的心思难以收拢。叹息这些年来的行踪,为什么苦苦地长期停留在异乡?

想着佳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思念着我,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

她哪会知道我,倚着栏杆,愁思正如此的深重。

思乡怀人之意绪,展衍尽致。

此后,柳永继续浪迹天涯,继续他的“奉旨填词”生涯。

但亦因此名传天下,“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ingfengjish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科猫网 备案渝ICP备20200141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