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创业 / 正文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2021-01-06 12:10
作者:vc
浏览:34
评论:0

前几天,坐标西安,我和同行的一位小兄弟在小寨附近的“老兰家泡馍”吃饭。

“我准备辞职了”,他说。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正口水巴巴的望着两大碗优质牛肉泡馍和数十根大大小小的烤串。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这并不只是因为我嘴里塞满了肉,而是我想起了坊间传闻马云爸爸的那句话——员工的离职原因很多,只有两点最真实: 1、钱,没给到位; 2、心,委屈了。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从他后来的叙述上看,很明显是第二点。对于擅长劝人离职的我来说,对于他这样的行为我肯定是支持的。但问题是,辞职了之后呢?是去其他的机构媒体接着干,还是干脆换个职业换个角色?

“你这么年轻,要不要去创业公司试试?”我问他。

“不行,创业公司不靠谱”

“怎么呢?”

其实这个算是明知故问。在过去的一两年间,我看到许多同行从媒体跳槽到创业公司,但最终还能成功坚持到现在的却并不多。

“我也说不出来怎么样,就是觉得对创业公司没信心”,小兄弟想了半天,小声说。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没信心的原因太多了,但总离不开“项目不靠谱、合伙人不靠谱、投资方不靠谱”这三个关键性的问题。换句话说,太多的不靠谱,使得“创业公司”这四个字对许多人来说成为畏途。而说到“不靠谱”的原因,却始终离不开“物、人、钱”这三个核心的内容。

我想了想,给他讲了讲前几天我采访的一家初创公司。

创业公司的“普世价值”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欧美那种自由民主的文化氛围。在微博上、在朋友圈,许多人也认同西方的“普世价值”。甚至这次川普的当选,我一位移民美国的朋友就非要说这是民主的胜利,谁知道呢?反正我连居委会大妈都不认识。

但是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稍不留神,你就会变得古板、保守甚至专制起来,就像你曾经厌恶的那样。不要说人家都是假的,许多时候你连假的都做不到。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我来举个例子。2000多年前,秦朝末年,有两个叫做陈胜、吴广的小伙子迫于无奈开始创业,这只是他们的创业形式比较极端——造反。凭借着敢打敢拼不怕死,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这家名为“张楚”的创业公司在短时间内迅速壮大,许多地主豪强纷纷响应(投资人出现了),公司规模迅速扩张到几万人。

公司成长太快了未必是好事儿,创始人兼CEO陈胜看着势如破竹的起义军,甚至畅想自己君临天下的那一刻。于是,陈胜不顾劝阻在陈县称王,封吴广为假王,做起了皇帝梦。

一家创业公司,领导层有了官僚的心态,下面的人不免也就群起效仿。于是,“张楚”公司的业务在短短几十天内急转直下,起义军节节败退,最后陈胜、吴广都在撤退中被部将杀害,创业公司也就昙花一现。

说完了古代的事儿,我们来说说现在。几个年轻有为、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一起出来创业,瞄准了IT市场某平台的技术准备大干一场。就这样折腾了几个月,项目初具规模,公司也有个几十个人,投资方也倾注了几百万。总体来说,搞得像模像样了。

用赵忠祥老师的话说,“这本来是件挺美好的事儿”。但是随着业务的开展,几个创始人中股权最大的那个人突然变得专制起来,听不进善意的劝阻、看不到潜在的问题,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似乎分分钟公司就能在纳斯达克上市了。

于是乎,大家心中出现了间隙,管理团队开始离心离德。慢慢的,核心人员逐渐流失,公司业务出现下滑,直至经营不善而关门。

类似的故事总是在重演,道理大家都懂,却从来没有人真正做到。要想摆脱“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命运,就只有一个办法——靠制度。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我采访的这家初创公司就是这么做的,它的名字叫做“云极星创”。一开始,几个创始人就打算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好比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全聚德或者东来顺。不同的是,这种传统的老字号大多靠自觉与道德,而云极星创更多的依靠制度。

“我们和员工的关系一定是合伙人的关系,每个人只要有能力,而且有意愿成为公司的合伙人,我们就会发股票给他们”,云极星创联合创始人兼CEO王凤说。对于王凤,之前我也在其他渠道听说过他的名字,还看过照片。但是见到真人的时候我才发现,他远比看来更善谈,似乎还稍微瘦了一点点。

“说实话,我们几个创始人的持股比例并不高”,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指了指自己,伸出五个手指头。“我们预留了大约一半的股份给公司的管理层和员工。源源不断的员工进来之后,他们都有成为合伙人的可能性,这是公司的制度”。

看我有点疑惑,他还特别强调了一句——股票,我们给员工切切实实的股票,而不是所谓的期权。“纯粹的劳资雇佣关系将成为过去,创新、创业无处不在,创始团队创业的时代到来。云极星创愿意和员工共享股份,也愿意吸纳更多优秀的员工”。

每个人都能成为合伙人吗?我问王凤。“当然,我们也是有条件的。这条件用六个字就能概括——格局、能力和胸怀”。

出来混,赚钱最重要

我的同事滕小贱的小姨有一句名言——出来上班就是为了挣钱的,不然在家躺着好不好?

我虽然不认同这种功利的态度,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现实。小到一个人,大到一家公司,再到一个国家,赚钱都是第一位的,也是最核心的诉求。美国人民为什么选择川普当总统?还不就是因为这家伙能赚钱。

然而,如何能够赚钱?这不仅是初创公司面对的严峻问题,也是公司每个员工需要思考的问题。“升职加薪”这事儿每个人都期待,但是云极星创从制度的角度保证了它的可能性。

“你是CEO也好,还是CXO也好,或者是一线员工也好,是你的能力以及公司对你的判断,然后由劳动合同决定。不能说你先到就是CXO,这个就乱了”,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凤说得很实在。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中国人讲“听其言观其行”,王凤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就在这个月,云极星创邀请到了刘世民担任公司CTO,全面负责云极星创研发中心和运维中心工作。我相信随着这位前IBM高级云架构师的加盟,会为云极星创技术生态的发展构建更全面的格局和更细致的路径规划。

正如王凤自己说的那样,刘世民这个“后来者”成为了云极星创的CTO,而作为一家初创公司,它还有更多的中层乃至高层职位面向社会进行招聘。“我始终觉得,未来科技公司最重要的是人”,王凤说。

“量才录用”这四个字,是云极星创职位任命的依据。联合创始人居然不是CXO?这在许多创业公司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就像王凤之前说的那样,他和他的创业团队准备了200多万份股票给那些公司的“后来者”,并寻觅那些愿意与他们同舟共济的大牛们。

“股票的事情一定要帮我们好好宣传一下,我们现在亟需人才”,王凤说。

没有项目,股票和制度都是瞎扯淡

制度挺不错,股票也挺诱人,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冷静下来想想,那些都是未来的“大饼”,而眼前的问题是如何能够活下去。有项目吗?有客户吗?有收入吗?这些实际的问题,是每一家创业公司都需要考虑的。

如今早已经过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每天,大家面对海量的信息,筛选和接收的能力都非常有限,特别是对于多如牛毛的创业公司来说,光靠丰满的理想是完全不够的。前总理说得好,“仰望星空”很重要,“脚踏实地”更重要。

有无数的创业公司都倒在了活下去的门槛前。对于云极星创这样创办只有短短几个月的企业来说,是否有足够的客户认知、是否有自我造血的盈利能力呢?对于这个问题,王凤显得胸有成竹,他的信心来自于五个字——海航云生态。

提到海航,许多人都会想到航空公司,想到各种波音或空客的大飞机。当然,航空业是海航广为人知的核心业务之一。但除此之外,海航还有其他核心业务,包括旅游、实业、资本、物流、生态科技等5个大类。这其中,海航生态科技的主体公司易建科技就是云极星创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王凤与海航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时他还是某OpenStack公司的COO。“许多人觉得海航这样的大公司可能IT系统的反应比较慢。但事实上早在2010年,海航就开始尝试CloudStack平台。而在长达3年的沟通中,我们与海航旗下的易建科技也建立了相互的信任与了解,也才有了继续合作的机会”。

基于前期的良好沟通,在确定合作意向之后,以王凤为代表的云极星创团队迅速进驻易建科技,以自主研发的云计算平台及管理软件帮助易建科技实现测试、对接等验证工作。

基础的基础,是方向正确

“我觉得,随着云计算逐步向纵深和成熟发展,未来云服务领域势必会形成寡头垄断的格局,能够存活的云计算玩家的主要是三类公司。第一类是传统的综合性IT厂商,第二类是传统互联网巨头,第三类则是综合性产业集团,就好比海航集团”,王凤说。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判断,是因为在王凤看来,IT服务的未来一定是公共服务;因为是公共服务,私有云形态必将消失,未来一定是公有云或者行业云。既然是作为一种公共服务,那么必须是由大型的公司或者行业寡头来完成。

“就好象你使用的水、电、天然气,我们经常把它们比喻成云计算,但是很显然,这些服务都不是中小企业能够提供的,一定是大型国企或者行业巨头才可以”。

创业公司靠谱么(创业的一些感想)

在这个以技术为先导的IT时代,企业的竞争壁垒会由技术创新率先获得,并通过技术创新不断获得新的竞争壁垒,但维持和加固依靠技术创新获得的竞争壁垒,须长期依靠资本、管理体系和企业化文化的推动。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王凤毅然决定携手海航生态科技集团旗下的易建科技共同发展。

在谈到未来的时候,王凤表示,云极星创将与易建科技共同打造“海航云”的核心技术及产品,并构建辐射全国的服务能力,逐步把“海航云”打造成覆盖通用IaaS/PaaS平台和面向特定行业SaaS应用,建设聚焦行业应用解决方案的产业云平台。

这口气真挺大的。从IaaS到SaaS,这就相当于提供了横跨整个云计算的解决方案。但是在王凤看来,未来的云计算一定是“需求导向”的,客户不再关心自己应该用PaaS还是SaaS,客户只要提出自己的实际需求,就会有供应商按照需求提供对应的解决方案。

其实就好比我们在用的智能手机。曾几何时,我们买手机的时候还要看支持的功能,是否支持QQ、预装几个游戏等等。而如今,任何一款智能手机都可以扩展用户自定义的APP,这才是“智能”的最终定义。因此在王凤看来,未来的云计算也应该是“智能”的,是客户可以实现自定义的。

相比于单纯的云业务,王凤更看好海航这艘“商业航母”的关联能力。“比如说航空的人,跟金融的,跟酒店的,跟旅游的其实有天生的协同,我坐飞机,过去就得住酒店,我多待两天就得旅游,我旅游的过程中就需要有金融,需要有保险”。

就这样,同一用户在不同应用的场景下,产生的数据可以实现互联互通,可以协同处理,这样才能体现出云计算的“智能”魅力,才能让数据二次利用甚至产生增值的服务。

“我们是一家初创的公司而非创业公司,这意味着创业公司的坑我们不用一个一个的踩。同时,因为,我们依托海航云生态,相互借力、共同发展,不仅快速实现从0到1,更有机会实现从1到n”,这话说得很实在,也或许是云极星创的核心价值所在。

 
本文链接:https://www.kemaowang.org.cn/n/25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kemaoxx@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