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真最有名的诗句(朱淑真的名句)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朱淑真和李清照,被称为宋代的“词坛双壁”。李清照是北国佳人,她写的诗词自然更大气、豪迈。朱淑真是南国才女,她的诗词大都婉约、细腻。

朱淑真的诗词,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可真正经典的事物,永远都不会被时光打败,永远都惊艳在时间之外。朱淑真的诗词,就是如此。她的诗词被收集在《断肠集》里。

1.家境优裕,幸福的青葱时光

大凡创作者,都要依托于一定的心境和创作环境,著名的词人也不例外。

朱淑真生于仕宦之家,家境优渥,父亲文学修养极高,有空便教她赋诗填词。朱淑真有着幸福的童年,享受着天真烂漫的青春,情蔻初开之时,梦想着心中的如意郎君。

这个时期,朱淑真的诗大都是春天的基调,充满生机与渴望,比较欢快、令人愉悦。

如:《围炉》

围坐红炉唱小词,旋篘新酒赏新诗。大家莫惜今朝醉,一别参差又几时?

饮酒赋诗,朱淑真享受着青春韶华,“今朝有酒今朝醉”,年轻就是资本,可以肆意释放。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秋夜舟行前江》:

扁舟夜泊月明秋,水面鱼游趁闸流。更作娇痴儿女态,笑将竿竹掷丝钩。

乘一叶扁舟,与家人远游,水中鱼儿欢畅,娇笑声中,抛丝钩,装作钓鱼翁,字里行间流露出喜悦之情。

“哪个少女不怀春!”热情奔放,容貌俊美,充满才情的朱淑真,喜欢将自己妆扮得美美哒,这份渴望遇见爱情的少女情怀,在《秋日偶成》中可以寻到:

初合双鬓学画眉,未知心事属阿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

不错,女为悦己者容。朱淑真的“萧郎”真的出现了。他来京城应试 ,寄住在她家里,少女春心萌动,郎才女貌,只可惜不是父母眼中的门当户对,只落得个萧郎“吹箫归去”。

少女的那份失落,寄情怀于《湖上小集》:

门前春水碧如天,坐上诗人逸似仙。白壁一双无玷缺,吹箫归去又无缘。

奈何“一双白壁”,两情相悦,最终也是有缘无份不相见。

2.嫁错人,红尘漫漫,苦海无边

朱淑真20几岁时,父母凭媒妁之言把她嫁给了一个富家子弟。最初她对夫君抱有幻想,希望他心怀大志,成就功业。所以,新婚之乐还是有的。

据传,朱淑真曾作“圈儿词”,记录这段快乐时光。《相思词》:

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
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
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
整圆儿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
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
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

许多的圈儿,圈出新娘子数不尽的相思,还有新婚燕尔的矫情。丈夫顿悟了娘子的心思,次日一早雇船归故里。

然而,新婚的甜蜜太少,聚少离多,朱淑真的丈夫后来又迷恋妓院,乐不思蜀,朱淑真只能是夜夜忧愁,千里寄相思,见《春日抒怀》:

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
已无鸿雁传家信,更被杜鹃追客愁。
月落鸟歌空美景,花光柳影漫盈眸。
高楼惆怅凭栏久,心逐白云向南浮。

丈夫久不归家,又无鸿雁传情,少妇凭栏远眺,心事惆怅。好一副“相思图”,可怜貌美多才的朱家女子,就这样被孤寂折磨。

这一时期,朱淑真的诗词多充满哀怨,借物抒怀,聊以慰藉,再不又怎么能派遣愁怀!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愁怀》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修身连理枝。

这首诗道出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真理,知书达礼,貌美如花的朱淑真,怎么就错嫁了人!为这位才女惋惜。

当婚姻成了围城,朱淑真时常想冲出去,然而在宋代,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丈夫的一纸休书。朱淑真将忧愁怨恨宣泄在诗词中,惹得负心男不悦,顿则家暴,于是,朱淑真大胆提出与他分居。

“解铃还须系铃人”,分居后的朱淑真日渐消瘦,体弱又病,不忍卷起帘子,看那同样命运的落寞梨花,连院里的秋千都被冷落已久,这首经典的《生查子•寒食不多时》,更是一首伤春之作: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
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
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3.回杭州老家,遇初恋暂成人缱绻

朱淑真虽然是江南女子,可是却生性刚烈,她不肯委屈求全,“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她的倔强个性在《黄花》里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犹能爱此工。
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此时,丈夫再次调官,朱淑真借故身体不好,提出回杭州老家养病。丈夫有了新欢,也嫌她碍眼,于是欣然应允。丈夫带着小妾远游去赴任,朱淑真则回到了杭州娘家。

朱淑真心中仍然燃烧着对爱情的渴望,她的初恋情人会经常浮现在脑海。后来经过多方打探,终于有了消息,跟朱淑真分手后,他由于忧伤过度,至今未婚,在十分遥远的地方谋生。

朱淑真听闻后欣喜万分,遂感情决堤,旧情复燃,急切地想见他一面,此心情在《谒金门.春半》可见: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在这首词里,作者感叹了时光易逝,年华易老,也流露了无处寄愁绪的怨恨。风和日暖的大好春光,无人与之共享,只能空羡慕那些莺莺燕燕。相思漫漫,断肠人在天涯。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朱淑真的初恋情人借春节到杭州探亲之际,与朱淑真见面了。真是“执手相看泪眼” ,道不尽的相思!

整个春节期间,他们结伴出行,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陶醉在帝都的浮华里。这种情感在《元夜三首》其三可以感受到:

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
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赏灯哪得功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两个相爱的人难得片刻时间缠绵,月色不妨就这样朦朦胧胧吧,哪里还有功夫赏灯!

春节过后,情人离开。朱淑真又恢复了往日的孤寂惆怅。半年后,他们又相遇在杭州,缱绻缠绵,极尽欢乐,见《清平乐•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两人携手游走在荷花湖畔,霎那间,下起了细雨,真是“雨”为媒啊!此景下,游人稀少,给他们创造了幽清的独处环境。遂情切切,意绵绵,难舍难分。归来后更是无尽的相思。这首词写出了朱淑真大胆追求爱情的勇敢精神。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4.世俗难容,溪水深处,安放此生孤寂

然而在封建社会,他们之间的交往有违封建礼教,招到了亲朋好友、乃至邻居及不相干的人的非议。

朱淑真曾以诗词为武器,进行申辩,然而一个弱女子的声音,太微弱了,只能屈服于世俗,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朱淑真的爱情最终没有归宿,时光匆匆,叹青春不再,她陷入孤独无助中,作《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在绝望的流年里,朱淑真不断地吟唱着自己心灵深处的孤寂。

两首《菩萨蛮》,也是她留给后人的的千古绝唱。

《菩萨蛮•山亭水榭秋方半》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我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望着明月 ,新愁旧怨涌上心头 。可惜今晚的明月也怜惜我,不忍心变圆,明月知我心啊!

《菩萨蛮•咏梅》

湿云不渡溪桥冷,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朱淑真和李清照,被称为宋代的“词坛双壁”。李清照是北国佳人,她写的诗词自然更大气、豪迈。朱淑真是南国才女,她的诗词大都婉约、细腻。

朱淑真的诗词,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可真正经典的事物,永远都不会被时光打败,永远都惊艳在时间之外。朱淑真的诗词,就是如此。她的诗词被收集在《断肠集》里。

1.家境优裕,幸福的青葱时光

大凡创作者,都要依托于一定的心境和创作环境,著名的词人也不例外。

朱淑真生于仕宦之家,家境优渥,父亲文学修养极高,有空便教她赋诗填词。朱淑真有着幸福的童年,享受着天真烂漫的青春,情蔻初开之时,梦想着心中的如意郎君。

这个时期,朱淑真的诗大都是春天的基调,充满生机与渴望,比较欢快、令人愉悦。

如:《围炉》

围坐红炉唱小词,旋篘新酒赏新诗。大家莫惜今朝醉,一别参差又几时?

饮酒赋诗,朱淑真享受着青春韶华,“今朝有酒今朝醉”,年轻就是资本,可以肆意释放。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秋夜舟行前江》:

扁舟夜泊月明秋,水面鱼游趁闸流。更作娇痴儿女态,笑将竿竹掷丝钩。

乘一叶扁舟,与家人远游,水中鱼儿欢畅,娇笑声中,抛丝钩,装作钓鱼翁,字里行间流露出喜悦之情。

“哪个少女不怀春!”热情奔放,容貌俊美,充满才情的朱淑真,喜欢将自己妆扮得美美哒,这份渴望遇见爱情的少女情怀,在《秋日偶成》中可以寻到:

初合双鬓学画眉,未知心事属阿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

不错,女为悦己者容。朱淑真的“萧郎”真的出现了。他来京城应试 ,寄住在她家里,少女春心萌动,郎才女貌,只可惜不是父母眼中的门当户对,只落得个萧郎“吹箫归去”。

少女的那份失落,寄情怀于《湖上小集》:

门前春水碧如天,坐上诗人逸似仙。白壁一双无玷缺,吹箫归去又无缘。

奈何“一双白壁”,两情相悦,最终也是有缘无份不相见。

2.嫁错人,红尘漫漫,苦海无边

朱淑真20几岁时,父母凭媒妁之言把她嫁给了一个富家子弟。最初她对夫君抱有幻想,希望他心怀大志,成就功业。所以,新婚之乐还是有的。

据传,朱淑真曾作“圈儿词”,记录这段快乐时光。《相思词》:

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
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
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
整圆儿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
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
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

许多的圈儿,圈出新娘子数不尽的相思,还有新婚燕尔的矫情。丈夫顿悟了娘子的心思,次日一早雇船归故里。

然而,新婚的甜蜜太少,聚少离多,朱淑真的丈夫后来又迷恋妓院,乐不思蜀,朱淑真只能是夜夜忧愁,千里寄相思,见《春日抒怀》:

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
已无鸿雁传家信,更被杜鹃追客愁。
月落鸟歌空美景,花光柳影漫盈眸。
高楼惆怅凭栏久,心逐白云向南浮。

丈夫久不归家,又无鸿雁传情,少妇凭栏远眺,心事惆怅。好一副“相思图”,可怜貌美多才的朱家女子,就这样被孤寂折磨。

这一时期,朱淑真的诗词多充满哀怨,借物抒怀,聊以慰藉,再不又怎么能派遣愁怀!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愁怀》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修身连理枝。

这首诗道出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真理,知书达礼,貌美如花的朱淑真,怎么就错嫁了人!为这位才女惋惜。

当婚姻成了围城,朱淑真时常想冲出去,然而在宋代,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丈夫的一纸休书。朱淑真将忧愁怨恨宣泄在诗词中,惹得负心男不悦,顿则家暴,于是,朱淑真大胆提出与他分居。

“解铃还须系铃人”,分居后的朱淑真日渐消瘦,体弱又病,不忍卷起帘子,看那同样命运的落寞梨花,连院里的秋千都被冷落已久,这首经典的《生查子•寒食不多时》,更是一首伤春之作: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
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
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
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3.回杭州老家,遇初恋暂成人缱绻

朱淑真虽然是江南女子,可是却生性刚烈,她不肯委屈求全,“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她的倔强个性在《黄花》里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犹能爱此工。
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此时,丈夫再次调官,朱淑真借故身体不好,提出回杭州老家养病。丈夫有了新欢,也嫌她碍眼,于是欣然应允。丈夫带着小妾远游去赴任,朱淑真则回到了杭州娘家。

朱淑真心中仍然燃烧着对爱情的渴望,她的初恋情人会经常浮现在脑海。后来经过多方打探,终于有了消息,跟朱淑真分手后,他由于忧伤过度,至今未婚,在十分遥远的地方谋生。

朱淑真听闻后欣喜万分,遂感情决堤,旧情复燃,急切地想见他一面,此心情在《谒金门.春半》可见: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在这首词里,作者感叹了时光易逝,年华易老,也流露了无处寄愁绪的怨恨。风和日暖的大好春光,无人与之共享,只能空羡慕那些莺莺燕燕。相思漫漫,断肠人在天涯。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朱淑真的初恋情人借春节到杭州探亲之际,与朱淑真见面了。真是“执手相看泪眼” ,道不尽的相思!

整个春节期间,他们结伴出行,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陶醉在帝都的浮华里。这种情感在《元夜三首》其三可以感受到:

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
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赏灯哪得功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两个相爱的人难得片刻时间缠绵,月色不妨就这样朦朦胧胧吧,哪里还有功夫赏灯!

春节过后,情人离开。朱淑真又恢复了往日的孤寂惆怅。半年后,他们又相遇在杭州,缱绻缠绵,极尽欢乐,见《清平乐•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两人携手游走在荷花湖畔,霎那间,下起了细雨,真是“雨”为媒啊!此景下,游人稀少,给他们创造了幽清的独处环境。遂情切切,意绵绵,难舍难分。归来后更是无尽的相思。这首词写出了朱淑真大胆追求爱情的勇敢精神。
朱淑真的诗词,永远惊艳在时光之外

4.世俗难容,溪水深处,安放此生孤寂

然而在封建社会,他们之间的交往有违封建礼教,招到了亲朋好友、乃至邻居及不相干的人的非议。

朱淑真曾以诗词为武器,进行申辩,然而一个弱女子的声音,太微弱了,只能屈服于世俗,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朱淑真的爱情最终没有归宿,时光匆匆,叹青春不再,她陷入孤独无助中,作《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在绝望的流年里,朱淑真不断地吟唱着自己心灵深处的孤寂。

两首《菩萨蛮》,也是她留给后人的的千古绝唱。

《菩萨蛮•山亭水榭秋方半》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我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望着明月 ,新愁旧怨涌上心头 。可惜今晚的明月也怜惜我,不忍心变圆,明月知我心啊!

《菩萨蛮•咏梅》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东风影。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写出词人对梅花的喜爱,以及渴望得到关爱的情感。独自倚着阑干,深夜赏梅,道出了心中的寂寥,多么希望有人体恤关爱呀!

后来,朱淑真的婚外情传到了夫家 ,夫家十分震怒,要严苛地限制朱淑真的自由。她反抗、辩解,都无济于事。

朱淑真跌入人生谷底,后皈依佛门,以求摆脱世俗的纷扰。怎奈红尘中有牵挂,朱淑真又重回父母的身边。

她仍然思念千里之外的情人,并设法联系他,却招来更多的责难和谩骂,夫家直接要置她于死地。朱淑真绝望了,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她缓缓地走向溪水深处,于是,她今生的孤寂便有处安放……

那一年,她大约四十五岁。

写下绝妙好词的红颜诗人,虽然早已作古,可是千年来她的诗词一直被人传唱着,她的《断肠集》始终没有被人忘记。写作者会离去,可文字会永生。娥寒初破东风影。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写出词人对梅花的喜爱,以及渴望得到关爱的情感。独自倚着阑干,深夜赏梅,道出了心中的寂寥,多么希望有人体恤关爱呀!

后来,朱淑真的婚外情传到了夫家 ,夫家十分震怒,要严苛地限制朱淑真的自由。她反抗、辩解,都无济于事。

朱淑真跌入人生谷底,后皈依佛门,以求摆脱世俗的纷扰。怎奈红尘中有牵挂,朱淑真又重回父母的身边。

她仍然思念千里之外的情人,并设法联系他,却招来更多的责难和谩骂,夫家直接要置她于死地。朱淑真绝望了,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她缓缓地走向溪水深处,于是,她今生的孤寂便有处安放……

那一年,她大约四十五岁。

写下绝妙好词的红颜诗人,虽然早已作古,可是千年来她的诗词一直被人传唱着,她的《断肠集》始终没有被人忘记。写作者会离去,可文字会永生。

本文结束,喜欢的朋友们请点赞。

二维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ingfengjish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 科猫网 备案渝ICP备20200141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