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22年前的一个早晨,市场的猪肉档口,陆步轩正在砍肉。

一个妈妈带着儿子走近档口,指着陆步轩,对孩子说:“你看那个叔叔,北大毕业的,你也好好学习,像他。”

孩子却说:“考上北大能咋的?考上北大不是照样在这儿卖猪肉?”

当时的陆步轩,听到母子俩的对话,顿时觉得那是对自己莫大的讽刺,把头埋得低低的,掩饰尴尬。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出生于1966年的陆步轩,今年55岁了。在从北大毕业后,陆步轩两度当上猪肉佬。后来他成了猪肉品牌的创始人,出关于猪肉的书,办关于猪肉的学校,编关于猪肉的教材,开关于猪肉的视频直播,和大家分享关于猪肉的专业知识和烟火生活。

陆步轩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改变了人们对猪肉佬的偏见。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人生第一次转折——贫困农村走出的高考状元

陆步轩出生在陕西长安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母亲早逝,和很多出身寒门的孩子一样,陆步轩知道,要想摆脱寒门,就要努力读书。可家里的书,只有一本《毛泽东语录》,中学的教育条件也很落后。

中学时代的陆步轩,在学习上很有天分,凭着自学能力,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将同学们远远抛在后面。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可命运并没有第一时间馈赠给他。在第一次高考中,陆步轩发挥失常,只考上了西安师范大学。这已经是村子考上大学的第一人了。

对于陆步轩来说,这并不是他的期望。他觉得自己是天生做学问的人,他要到更高的学府去探索更高的学问。

同学们认为他狂妄自大,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夜郎”。但陆步轩撕掉了这份别人求之不得的录取通知书,决心复读,一定要考上北大。

第二年,陆步轩收到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

“我成功了!”陆步轩扬眉吐气,骑着自行车,挨个把自己认识的人都告知了一遍。陆步轩成了全村人的骄傲,大家都来沾“文曲星”的福气,原来疏远的亲戚也纷纷登门前来祝贺。一向节俭的父亲,也为儿子摆了宴席庆祝。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来到北大这个高考状元云集的地方,陆步轩不再鹤立鸡群,学习成绩不再是他的优势。同学们见识多广知识丰富,谈论的话题他一个都听过。陆步轩变得不爱说话。从不参加社会活动,每天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校园舞会躲得远远的,更别说追女生了。

北大的四年,可以说是陆步轩用倔强把自己裹起来的四年。他喜欢在宿舍里盘腿坐着,把烟夹在耳朵上,对着瓶喝酒。来串门的同学,还以为他是谁家的农村亲戚。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可是在陆步轩的内心,仍然有着从政或从商的梦想,他觉得将来自己一定能成功。所以,当有一个省级的企业学校请他去任教试讲的时候,他拒绝了。

可没想到,毕业来临时,摆在陆步轩面前的却是严峻的就业形势。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人生第二次转折——从北大毕业后失业

音韵学毕业的陆步轩,希望能留在北京做学问。可惜的是,上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被分配回了西安。

回到西安后,连续几十天,他骑着自行车走遍了西安市的机关单位和国有企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一气之下,他主动要求回到长安县。

在县里,陆步轩的八舅爷有一个老乡担任县政协领导。他辗转找到这位老乡,对方答应帮忙推荐给县城建局。可临上班一刻,陆步轩却被告知名额被人顶替了。顶替者是自己的高中同班同学,一名西安毕业的大专生。而这位同学的姨夫,是当时长安县领导。胳膊拧不过大腿,陆步轩的岗位落空了。

多年以后,陆步轩被邀请回北大,在给师弟师妹们分享了这个经历。当时那种封闭的小地方,裙带关系很严重,像他那样的人想扎根,太难了。

后来,陆步轩被分配到县计经委下的长安县柴油机配件厂。岗位没编制,没有分房名额,住在一个只有6平米的房子里。干的活最苦最累,工资只有正式工的一半,“干的活多,钱拿得少,应得的福利也没有”,陆步轩感到了不被尊重的憋屈。

在工厂期间,陆步轩曾被计经委主任调去当秘书,负责写写材料。可没多久,这位主任锒铛入狱,他不得不回到工厂。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1992年,全国掀起“下海”风潮。在体制里难以忍受的陆步轩也被迫“跳海”。但他的目标有点迷茫,有点不确定。从药材到下矿洞,从涂料瓷具、装饰装潢到小商品,都相继失败,欠下了沉重的债务。

原本觉得自己干什么都行,没想到干啥啥不行。在第一任妻子离开陆步轩后,他大病了一场。他把自己埋在麻将堆里,成了一名职业赌徒,每天在酒精里逃避现实。

颓废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四年。直到1996年,陆步轩再婚,为了老婆孩子才重新振作,做起了小本生意。

老实人做不来半点投机取巧。陆步轩发现小卖部进的五号电池是假货,他既不追究供货方,也不想忽悠顾客,全部留下来自己用。才三个月时间,就亏损近万元。

老婆建议他,不如去卖猪肉算了,“门槛低、回钱快”。陆步轩的内心是抗拒的,读书人卖猪肉,是一件很低档的事。但没办法,梦想得向生活低头。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人生第三次转折——当上猪肉佬

陆步轩的屠夫生涯,就这样开启了。

1999年农历八月初九,这个日子是陆步轩亲自挑选的黄道吉日,也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在长安区韦曲镇,新开了一家“眼镜肉店”。街坊们都不知道,肉案旁这位带着眼镜,穿着短裤、背心、拖鞋,挥刀剁肉的猪肉佬是北大毕业的。陆步轩的孩子也被大婶大伯们叫做“猪肉娃”。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多年以后,说起自己做出的行业选择,陆步轩都会想起猪肉摊地上流淌的血水、刺鼻的肉腥气,“晚上会梦到那儿挂的一排猪肉,我就想,这是尸体,尸体在那挂着”。

除了生理上的不适,还有心理上的巨大压力。那就是北大的标签。城镇的地方小,熟人多,陆步轩见着熟人就躲,生怕被人取笑。

相比陆步轩的内心煎熬,父亲更多的是难过和失望。父亲跑到档口,哭着对他说:“你上了大学还干这个,上学有什么用?不上大学照样能卖!”

但眼镜肉店的生意还是一天天好起来了。陆步轩摸索出了自己的经营诀窍。省下给动检站缴纳不必要的复检费,让他的成本比同行低,拿最好的一等肉跟人家的三等肉价格差不多,让肉店的回头客越来越多。有时一天就能卖出12头猪,月入上万元。

为摆脱心理负担,陆步轩自从开了猪肉店后,就不再买书报,只买烟酒。从北大带回来的8箱书,也很少再翻看过。他不愿回学校,不参加同学聚会。在每天结束生意的时候,他才会喝上一杯小酒,在内心的角落点亮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过着白天柴米油盐,晚上唐诗宋词的生活。”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人生第四次转折——猪肉佬回到体制

有一次,陆步轩被工商所收了肉摊,他和人干了一架。当所长得知他是北大毕业生后,出于同情,把罚没的东西归还给了他。一下就把陆步轩感动了,那种对知识分子的认同感,让他眼眶湿润。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陆步轩的屠夫日常,因为一篇报道打破了平静。

2003年,一篇题为《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的报道,让陆步轩一夜出了名。慕名而来的顾客,陆步轩自然高兴。可面对络绎不绝的采访,陆步轩说,“那是盛夏,肉很容易变质,一拨拨的记者太耽误生意了。”在这个理由的背后,是陆步轩敏感脆弱的内心。因为在媒体大肆报道的背后,是关于读书是否有用的争议。这个争议,让他很不安。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因为这场争议,也惊动了相关部门。放着堂堂的北大才子不用,让他去卖猪肉?

从县到区,不少单位向陆步轩抛出橄榄枝,有关部门还派人登门拜访,询问他想到哪个单位上班,可以让组织安排,“干什么都可以。”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2014年,38岁的陆步轩把眼镜肉店交给了弟弟和徒弟打理,回到了体制。他选的是区档案局地方志办公室。他认为:“地方志办公室是文化部门,能做学问。”

陆步轩内心的文人情怀被唤醒没多久,他就感受到了“清水衙门”的辛苦。长安区地方志办公室一共三个人,一个主任,一个副主任,另一个便是陆步轩。虽然参照公务员管理和公务员待遇,但只是事业编制,而且工作量巨大。

陆步轩身上有着读书人的一股轴劲,他牺牲了无数周末和年假,访便乡里,收集材料,完成了经济部类和社会部类“民俗方言”资料的征集编纂和《长安区年鉴》、《长安区志(1990—2010)》的编纂。

有一次,陆步轩写的一篇文章获奖了,可有领导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他的名字之前。陆步轩无法容忍这样的虚假,把获奖证书给撕了。陆步轩说,“打麻将的规则是非常公平的,可人生的规则不公平。”

在地方志办公室整整12年的工作,让陆步轩在规则面前又一次受挫。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其实几年下来,陆步轩卖猪肉的总收入已达200万。可在陆步轩看来,赚再多的钱,对于接受过北大培养的自己来说,从事的是低级的工作。

那个时候的陆步轩,对自己从事卖猪肉的行当,是自卑的。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人生第五次转折——当长安猪肉佬遇到广东猪肉佬

关于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当街卖肉的报道, 被另外一位北大毕业生留意到了。

他就是陈生。陈生是陆步轩的师兄。和陆步轩一样,陈生也是个农村娃。但与陆步轩学霸体质不同的是,陈生中学时期的成绩并不理想,考上北大像是人生开挂,所以进了大学后心态也很平和。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陈生的个性和陆步轩不同。他思维活络,敢闯敢干。

陈生从北大毕业到了广州市委办公厅工作。有一次,他写了一篇关于支持计划经济的文章,结果遭到了时任领导的批评。

和陆步轩的消极情绪不同的是,陈生萌生了离开体制的念头,而且很快付诸行动做准备。他白天在办公厅上班,晚上跑到灯光夜市摆摊卖衣服。可他一点不觉得丢人。“公务员工资一个月80元,摆摊一晚上挣30元,这不挺好么?”

几年后,陈生在众人的反对声中辞职下海。摆过地摊、种过菜、做过房地产、卖过酒水饮料。他创立的“天地壹号”醋饮料,热潮全国。

在陆步轩被曝光之后,陈生发现,同是北大毕业生,自己的一个档口只卖出两头猪,而陆步轩却能卖出12头猪。许校长“我北大的学生也可以卖猪肉”这句话,让陈生决定要卖把猪肉卖出北大的水平。

陈生向陆步轩发出了邀请,让他离开体制,南下广州,加入自己的公司。经过斟酌再三,陆步轩没有听从亲朋好友的劝阻,把家搬到了广州。

就这样,两位北大毕业生猪肉佬一起卖起了猪肉,联手创立了“壹号土猪”品牌。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陆步轩和陈生一个负责拓展,一个负责精细化管理。自己养猪,自己卖肉。半开放式宽敞的猪场,让猪能自由自在活动;播放音乐的空间,营造心情愉悦的生长环境。两位北大毕业生说:“猪和人一样,环境舒适,才会长得又肥又壮”。

他们还开办了培训职业屠夫的屠夫学校。陆步轩负责编写《猪肉营销学》讲义,并亲自授课。以全国第一份屠夫专业教材,为生产符合高端猪肉需求的品牌猪肉培养人才。

屠夫学校从2009年成立以来,已经培养了1万多名学员。学员们学习猪肉分割、销售技巧、服务礼仪、烹饪等等知识,成为了猪肉行业的专业人才。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另外,壹号土猪还首批报名加入北大光华和腾讯发起的“数字中国筑塔计划”,用数字化的方式带领更多的农民养猪脱贫致富。

在互联网的大潮下,壹号土猪登陆天猫,成为第一个“互联网+猪肉”品牌。

通过数字化养殖,曾经的省级贫困村增收10倍,200多户村民住上别墅,有人年入百万,有90后北大研究生也加入了养猪行列。

如今,“壹号土猪”年销售额已超18亿,在全国开了2000多家连锁店,成为全国闻名的土猪肉第一品牌。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50岁的陆步轩和54岁的陈生,两位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真的把猪肉卖出了北大水平。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结语

22年前,陆步轩因为卖猪肉引发争议,众多嘲讽和否定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给北大丢脸了。即使是后来得到了赞誉和认同,他仍然感到自卑。

从事学术工作是陆步轩的梦想,而“北大屠夫”这四个字,是扎破梦想的一根刺。

在《屠夫看世界》书里,陆步轩曾写下这样一句话:“做屠夫没有技术含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去做,对知识和智力是一种浪费。”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22年后的今天,他已经不那么认为了。

“人来到世上一遭,总要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他打算在猪肉行业里继续坚守、探索,用学到的知识和思维,对这个行业做出更多的改变。

对于“北大屠夫”这个称呼,他已经欣然接受。55岁的陆步轩,终于与北大“和解”,与自己和解。

如今的陆步轩,有着多重身份,“壹号土猪”联合创始人,培训学校校长,网络红人。而他最喜欢的就是猪肉行业专家这个身份。

镜头前的他,风趣幽默,自信从容,一边展示“陆氏刀法”,一边教大家如何挑选好猪肉,传授烹饪猪肉的知识。

那个当街卖肉的北大毕业生,被嘲讽了22年后,如今怎么样了?

博士也有送外卖的,硕士也有卖鸡爪的。重要的是心中要有星辰大海。

当年在北大曾经梦想成为文学家、科学家,如今成为猪肉行业专家,用知识改变养猪行业,这何尝不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功呢?

5年前,柴静在专访中问陆步轩,希望自己以后能做什么。当时他犹豫地说,“现在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如今他坚定地说:“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这何尝不是他改写人生的完美答卷?

二维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ingfengjish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 科猫网 备案渝ICP备20200141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