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Soul的那些年轻人,都怎么了?

用Soul的那些年轻人,都怎么了?

百无聊赖之中,吴彤再一次熟练地打开了Soul,恋爱铃声响起,她激动地看着屏幕,心想着,这一次,我能匹配到什么样的人。

2016年11月陌生人社交软件Soul正式上线。5年后,也就是今年的5月11日,Soul拟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

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任务是建立一个“灵魂”的社交宇宙。如果Soul能成功上市,那就标志着其将成为社交元宇宙第一股。

曾几何时,Soul作为一个树洞般的存在,成为年轻的人们吐露心事的平台,如今它也难以摆脱荷尔蒙社交的标签。Soul上市的脚步将近,却似乎离灵魂更远。那些下载了Soul的人,有多少是点亮了Soulmate,又有多少是彼此拉黑相忘于江湖?

几位使用Soul的年轻人,讲述了他们的Soul之旅。

01

什么样的Soul?

近两年,Soul的活跃用户增长迅速。2019年和2020年,Soul的平均月活跃用户(MAU)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平均日活(DAU)分别为330万和590万。截至2021年3月,月活用户达到3320万,同比增长109%;日活用户达到910万,同比增长94%。

目前,国内社交软件主要细分为5个领域:以微信、QQ为代表的综合社交平台;以陌陌、Suol等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平台;以珍爱、世纪佳缘为代表的婚恋社交平台;以钉钉、飞书等为代表的职场社交平台和抖音、知乎、豆瓣为代表的兴趣社交平台。

Soul在众多社交类软件中杀出重围,有赖于移动社交巨大的潜在市场。

国内陌生人社交规模与日俱增,为Soul的发展提供一片沃土。

大量“空巢青年”的出现,则为Soul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用户。

“空巢青年”是指年龄在20岁到39岁,生活在异地的单身人群。数据显示,中国的“空巢青年”群体已经超过5000万。

QuestMobile的数据也印证了这点。在2019年10月单身人群的移动社交中,Soul排名前10。Soul在单身男性的社交使用中榜上有名。

Soul则将用户群体直接瞄准了Z世代。

据招股书显示,2021年3月,平均日活跃用户中,有73%是90后。而陌陌和探探上,Z世代分别占比为65.5%和40.9%。Z世代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社交模式,更喜欢尝试各种小众的新潮社交,在“尝鲜”的这条路上,Soul抓住了Z世代的心。

刚刚参加工作,身处异乡的于叶,是Soul的90后用户之一。她在Soul的一次经历,就像Soul的标语所说“跟随灵魂找到你”。

用Soul的那些年轻人,都怎么了?

一个加班晚归的夜晚,于叶背着自己沉重的双肩包,朝着家的方向走,她很疲惫却不想回家,只想吹着晚风,因为回到家又是孤身一人。

突然,Soul的恋爱铃声响了,看到距离只有800米。对方说了一句“距离好近啊”。于叶开始想着,反正回家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找人聊聊天。这是于叶最快的一次Soul“面基”之旅。

“武汉真小啊,想不到他竟然是我师兄”。几番攀谈后,师兄决定请于叶去喝羊汤。

交谈中于叶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的心事:从不尽人意的工作,到刚刚告吹的恋情,再到遥不可及的梦想。

Soul师兄静静地听着,听完过后说:“你很优秀,但是当才华支撑不起野心的时候,就要努力奋斗,建议你不要想太多,心事太重会压垮你,不如多多冥想吧……”

于叶安安静静地听完师兄的建议,二人分开时,学长说:“女孩子,以后尽量别这么晚出门了,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不然被人欺负了哭都没地方哭”。

这次的面基过后,于叶重拾斗志。不知道为什么,从消极到积极,从迷茫到有方向,于叶的态度竟然不动声色地改变了。

活跃在社交网络中的“于叶们”不在少数。

他们期待的Soul上与陌生人的交流,聊以慰籍或空虚或落寞或冲动的心灵。

不少年轻人在Soul之后,选择线下见面,希望将找到的“灵魂”奔现。

02

Soul不停,面基不止

基于地理位置的远近,Soul会推送匹配度较高的男性和女性。

只要两人的兴趣、爱好的标签匹配度较高,恋爱铃就能够时常响起。伴随着Soul的恋爱铃声,不少的单身男女投入到“面基”的大军之中。

当然,这些人们奔现“面基”的原因不尽相同,有的是想到找到伴侣,有的是因为想找个朋友,有的是因为缺个“床伴”……

用Soul的那些年轻人,都怎么了?

Soul的几种匹配模式

“美女,你好呀”,这样的开场白,pass。

“美女,约么?”这样话语,吴彤她已看了不知多少次,pass。

“你也是来Soul卧底的?”这一次Soul友的开场白,是吴彤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吴彤是一名在读的研究生,平时的社交圈子也很小,研一期间,由于疫情原因,导致走出家门结识新朋友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

吴彤当时在网易云听歌,刷着刷着评论就看到了Soul的推送,上面写的灵魂社交让她感到好奇,就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下载了Soul之后,吴彤每天都能够和不同的人聊天,这缓解了她在疫情期间无法出门的苦闷和压抑,但有些内向的她总是觉得“没人能懂我”。

疫情过去了,她的聊天依然延续。经历了多次开场白的她,面对“你也是来Soul卧底的”这样的不含色情却又颇具风趣的问候语,吴彤没能逃离这份诱惑。

聊天持续了几天,甚至每天聊至深夜,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吴彤感觉这个人的出现,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在双方没有互换照片的情况下,“卧底哥”主动提出面基。

吴彤想起Soul的广场上一些Souler所发布的瞬间,曾经有人说过面基失败的原因:“但凡见面之前交换个照片,也不至于是这样”。吴彤有些胆怯但是又很迫切地希望见面,但害怕见到的那个人和自己想象有偏差,可是又不想让对方认为自己是“颜控”。

几番心理博弈之后,吴彤决定:开盲盒,见!

与胆怯的吴彤不同,赵晨是个面基达人,“我曾经在一个月里见了十几个网友”。

赵晨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她和朋友生活在一起,看着人家成双入对,赵晨“虽然每天都能见到朋友,到但是内心感觉更加孤独,我想认识更多新朋友,如果聊得好,兴许能发展成恋人呢”。

于是赵晨开启了大海捞针般的面基之旅。

“我基本是聊一段时间,觉得匹配到合适的,也聊得来的就和对方交换照片,如果双方都觉得可以的话,就见面、吃饭或者看电影。我从来不在Soul的瞬间上发照片,又不是古代皇上选妃子,干嘛让男人挑来挑去的”。

Soul的广场上,不断有人发布着“瞬间”,这类似于微信的朋友圈,有人在炫富,有人在叫惨,也有人在秀颜值,甚至有人认认真真的发布相亲贴。

赵晨有时候会说,“Soul太虚假了,人均富二代,人均一米八”。

作为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赵晨对于陌生人也毫不设防,她给自己的定的标签是“唠嗑狂魔”。在刚开始玩Soul的那一个月,赵晨几乎每隔两天就能够面基一次。面基到那些普通且自信的人也不在少数。

“有的是程序员,虽然也是90后,但是这个发量就把我劝退了;有的是做医疗的,请我吃饭一直在聊工作的事情,我们各自回家分开的时候,还给我来个总结:‘你挺有气质的,今天的见面我觉得不错’;也有做建筑行业的一个小哥,跟我吃饭的时候不怎么说话,甚至跟我说:‘我怕你尴尬才跟你说话的,等你以后习惯了就好,我吃饭都不说话的’”。

刚刚下载了Soul的人们总是有一种新鲜感,下载的原因不尽相同,有些人广发相亲贴,有的人想找到真心朋友,甚至还有人坦陈身体寂寞。但都是对于摆脱孤独有着极度的渴望,总是期盼着这一次不再孤单,就像掉进了一个漩涡,周而复始。

然而,Soul之后的面基真的是摆脱孤独困境的良方吗?那些面基后的人们找到自己的Soulmate了吗?

03

Soul尽头是拉黑?

Soul在刚刚上线时,被多数用户当作是一个诉说自己内心世界的树洞般存在。然而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它还是没能逃过“荷尔蒙经济”的牢笼。

Soul上的年轻人在灵魂碰撞过后成为碎片,散落在孤独人的内心之中。用“拉黑”的方式说再见,似乎成为了Soul上不少陌生人在聊天中不必言说的默契。

用Soul的那些年轻人,都怎么了?

吴彤和“卧底哥”见面了。

在相处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个人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甚至谈起了未来。

吴彤是个杯子收集爱好者。“他说以后会在我们未来的家里给我装一个柜子,里面摆满我喜欢的各种杯子”。

“可是当我问他什么时候表白,他却沉默了。”吴彤说。

吴彤明示过、暗示过很多次,但是“卧底哥”却说“我真的工作很忙,如果我们在一起了,我怕没时间陪你,我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彤说:“真的喜欢我的人,应该会迫不及待地跟我在一起吧”。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开始无话不谈的人最终陷入僵局。

“拉黑吧”,这是“卧底哥”对吴彤说的最后一句话。

二人拉黑后,吴彤的生活出现了改变,找到了新的工作,搬到了新的住所,仿佛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最后,吴彤也卸载了Soul。她说,“真正的灵魂伴侣是用心找的,不是软件”。

也许赵晨并没有吴彤那么悲观,反而是把Soul当作快乐的源泉。

赵晨碰到过一个骗子。

这个人在Soul谎称喜欢赵晨,加了微信,在朋友圈疯狂炫富,今天开豪车,明天去高档会所,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有钱人。可是微信聊天却回复得相当之慢,往往都是第二天才能收到回信。

突然有一天,“伪富豪”发给赵晨一段语音。“小姐姐,愿意帮我报复渣女吗?”

赵晨来了兴致,接着听了下去。“我前女友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约炮,被我抓到了,我想和她分手,我之前承诺过要给她50万开店,现在我要散财,如果你愿意帮我报复渣女,就扫一下我给你发送的二维码,给我转一个有意义的数字,比如1314,然后我再给你10倍转回去,也就是13140,直到这50万用完”。

赵晨一看,现在这骗子都这么低端了吗?打上感情牌,穿上马甲,肆意行骗。赵晨决定和“伪富豪”周旋一番。

“好啊,帮你报复渣女没问题,我也给你个二维码,你先把13140给我转过来,然后我再给你转1314。”

等了许久,对方没有回应。再发送信息,对方已经把赵晨拉黑了。

“有个小哥,刚见面之后下车就要拉我的手,被我甩开了。小哥说是因为怕我被车撞到,才牵我的手。吃完饭后,他邀请我去家里坐坐,当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小哥说‘你看起来还挺好睡的’。”

回到家以后,小哥一直在给赵晨发信息,言语中充斥着黄色的信息。赵晨骂了一句粗口,就拉黑了他。

人们的悲欢并不相同,灵魂的碰撞带来的也许是碎片。

吴彤最终也没能等到那句表白,赵晨在频繁面基过后也卸载了Soul。尽管有人在广场上发布了领证、官宣的美好音讯,但是那些弥留在内心,没能在广场上发布的瞬间,在另一个角落充斥着对陌生人社交的控诉。

04

写在最后

Soul上市的传闻屡见不鲜,终于在5月初得到了确定,“空巢青年”和“Z世代”的加持加快了Soul上市的脚步。

吴彤想要找到灵魂伴侣,企图点亮Soulmate,但是时间却永远定格在字母“a”上,所谓恋情也无疾而终。

赵晨始终没办法在Soul上找到朋友聊以慰籍,屡屡遭遇骗子和约炮的经历后,她愈发孤寂。

于叶在深夜的“心灵羊汤”过后,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新起点。

从诉讼心事的“树洞”演变为驱动年轻人“荷尔蒙”的社交软件,Soul似乎在诉说着“灵魂尽头仍是孤独”的故事。

城市的灯红酒绿也许让年轻人的灵魂无处安放。有些人选择在迷茫中奋进,有些人选择在Soul的海洋中寻找灵魂伴侣。有人说Soul是升级版漂流瓶,只不过是那些约炮的人转移了阵地。

最终,Soul并没有摆脱“荷尔蒙”社交的桎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ingfengjish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 科猫网 渝ICP备20200141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