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孙道临,历史上,真实的新中国人民演员于蓝是怎样的一个人

从延安到北京演员孙道临,从舞台到银幕,她塑造的英雄形象印在了几代观众的心中。她制作的儿童影片伴随着无数少年的成长,她就是我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老师。

演员孙道临,历史上,真实的新中国人民演员于蓝是怎样的一个人

wWw.KeMaoWANg.Org.cn

这是北京前进小学举行的一次主题队会,主席台上的这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在对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她就是塑造了江姐等英雄形象的我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所以今天你们才能在这儿这么样幸福地开展这个纪念会”。“自己的一生、自己是幸福一生”。作为党培养起来的革命艺术家,于蓝在回顾自己六十年艺术生涯的时候却把这一切归结为一种幸运。“幸运儿”。1937年卢沟桥畔炮声隆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无数的爱国青年奔赴延安、投身革命,1938年10月的一天又有一群学生来到了这个黄土高原上的小城,队伍中有一个来自北平、外貌清秀的小姑娘,她的名字叫于蓝。来到延安的于蓝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在这里她开始参加学校的戏剧演出,由于亲身经历过学生运动、于蓝饰演的学生领袖真实感人,她的表演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不久于蓝就被推荐到了鲁迅艺术学院的实验剧团,来到鲁艺的于蓝开始学习戏剧知识,并在几部话剧中担任了主角,但是这时的她只是觉得演戏很好玩,在一次演出的时候、剧团的导演熊塞声郑重地告诫她。她说好是好,这可不是玩,这是要终身从事这个事业了,你调到这儿来,这就是一个战场了,你要死在舞台上。自己心想这算什么战场啊,干吗死在舞台上,自己一点不懂,但是她是自己的老师,自己还得点头。

很长时间以后,于蓝才终于明白舞台也是战场,演戏就是战斗。虽然不拿刀枪,但是演员就是一名革命的战士。那时的延安已经聚集了许多有名的表演艺术家,而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于蓝却与众不同脱颖而出。鲁艺戏剧系的教师、我国第一部人民影片《桥》的编剧于敏就这样评价她,“她的表演啊很实在、很真实,很朴实、很朴素,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表演这个东西也很有意思,自己告诉你啊,如果科班出身的人呢他免不了带一点科班的东西,就是说他不是在表演角色,而是在表演角色的中间来表演自己,于蓝没有这个东西,正是因为她不是科班出身,而且她又尊重生活、尊重生活里的人,她也肯于向生活里的人去学习。”1945年8月15日延安度过了一个狂欢之夜,人们用秧歌儿、锣鼓和焰火欢庆抗战的胜利。两个星期以后于蓝参加了东北干部团,大家在鲁艺门前集合留影,之后便一路行军直达东北。到达东北以后,剧团开始频繁的演出,他们不仅演自编的活报剧,也有著名作家的舞台剧,在曹禺的《日出》中于蓝扮演了女主角陈白露,成功地演出、使社会各界看到共产党有人才、有文化也懂艺术,宣传革命、宣传民主,于蓝履行着一名文艺战士的使命。

1946年我党接受了日本满洲株式映画会社,成立了东北电影制片厂,人民的电影事业在内战的硝烟中诞生了。11月于蓝从剧团调到了电影厂,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她担任了演员训练班的指导工作,而此时东影已经拍摄了《桥》、《赵一曼》等优秀的故事影片,于蓝迫切地盼望着开始新的表演事业。1949年初这个机会终于来到了,于蓝主演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描写一位战地医疗队长事迹的《白衣战士》。初涉影坛的于蓝竟知道舞台和荧幕有着很大区别,她调动了自己多年的表演经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去面对摄影机,但是意想不到的问题还是发生了。谁知道一在镜头前头,老是说你有毛病,一会儿摄影师就说,于蓝你眼睛也忒大了,你怎么眼白都露出来了,别瞪那么大眼睛;待会儿说你脖子太细了,怎么这么细呢。自己心想这脖子怎么能粗啊,就长这么细。呆会儿,于蓝你的肩膀太薄了,那怎么办呢,自己也不能干演员了,可是这个戏已经演了、你就还得忍气吞声地、你还不能把情绪带到镜头前,就这样把外景拍完了。在厂长陈波儿的指导下,摄影师重新设计了机位和灯光,拍摄工作总算是按照计划完成了。多年来每当回忆起自己的电影处女作,于蓝总是不无遗憾的说,当时只是完成了角色在戏中的动作,根本谈不上表演和创作。一年以后于蓝在自己的第二部影片《翠岗红旗》中饰演了红军家属向五儿,在延安的时候于蓝就曾多次扮演这样的革命妇女形象,再加上已经有了一次拍电影的经验、于蓝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她开始和摄影机成了朋友。这部影片完成的当年就是杰克电影节上获了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电影工作者们拍摄了一大批讴歌新社会的影片,在这些影片中工农兵形象成了荧幕上的主角,有着丰富生活积累和质朴表演风格的于蓝在许多旧时代电影明星沉寂消失的时候开始显露光茫。1952年于蓝参加了《龙须沟》的拍摄,饰演一个城市贫困妇女程娘子,为了塑造这个人物、身怀有孕的于蓝走访了北京的许多胡同和大杂院儿、却始终找不到人物的感觉。后来都快开拍了,她是在他们院子里那个门房的妻子叫苏嫂,她那个北京人那个味、他对丈夫对儿子那种关心丶那种泼辣、那种豪爽、那种要强、爱面子,干净利索,自己是从她身上学来的。拍摄结束以后于蓝陷入了沉思,自己的表演经验是在土台子和大广场上得到的,饰演与自己经历相似的人物还得心应手,但是要真正去创造一个形象还需要很大的提高。1954年中央戏剧学院开办了由苏联专家执教的表演训练班,经过认真的准备于蓝通过了严格的考试,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开始了新的学习,而这时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田华老师说:“于蓝是个非常能干的、业务上非常刻苦的、组织能力非常强的、很能拼搏的,而且还独立性还很强的,因为她母亲去世得早,出来参加革命也早,但是又很善良,我(他)们这个是虽然是个表训班,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她就像我们这里头是一个很懂事的、也很年轻的一个小家长,什么她都管。”在表演培训班于蓝还同时担任学习委员和党支部书记,在学习中她表现出了战斗的精神,除了舞蹈以外、其它的课程全是满分,经过一年半的艰苦努力,于蓝的演技有了质的飞跃。

在于蓝的家里悬挂着这样一幅照片,于蓝和周总理笑容满面、相对交谈,这张照片拍摄于著名的新侨会议期间。“这张确实不简单,就总理这说话,你说他这个政治水平真是,他并不是说就表演夸奖你演员,他看见自己了就抓住自己的手了跟自己握手,完了就跟那记者,就是这个手、这么指,这个手指的就是她,这个手、她那时候演了一个很好的母亲、演了很好的妈妈、演了一个好妈妈,当时自己好激动啊。这个受到周总理赞扬的角色就是于蓝在《革命家庭》中塑造的英雄母亲周莲,正是于蓝演艺生涯中一个广受赞扬的荧幕形象,出色的表演使她获得了莫斯科第二届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然而对于蓝来说这部影片的收获还远远不只是表演的成功,她在完成自己角色的同时还更高一层的关注着整个作品的创作,在影稿中有一场男追女跑的情感戏,这让年过四十的于蓝和男主角孙道临演起来十分的困难。自己拍的时候就觉得别扭,一放样片大家都笑了,哪像少男少女那种天真、活泼、充满童气的那种,没有,就是两个成人在那儿瞎追瞎跑,这简直太没有水平了。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于蓝设计了这样一个场景:认方换字。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时代气息的情节,这个设计也给演员的表演创造了很大的空间。在影片拍摄过程中于蓝时刻用革命母亲的精神鼓励着自己在艺术上不断地开拓并创新。在这部于蓝喜爱的影片里她的丈夫田方扮演了地下党员老刘,田方在三十年代就是上海的电影明星,解放后担任了电影局局长和北影厂的厂长,他给观众留下印象最深的英雄形象就是《英雄儿女》中的政委。《革命家庭》中的表演是这对电影夫妻的唯一一次合作。1961年的冬天因病住院的于蓝看到了报纸上连载的一部小说她深受感动,就每天念给病友们听,大家也被深深地吸引了,于蓝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于是就向厂领导推荐了这部小说,这部小说的名字叫《红岩》。拍摄计划很快被批准了,由于蓝饰演并非主角的江姐,同时她还担任了影片的副导演,开始了电影创作的又一次新尝试,然而剧本的改编工作非常不顺利,无奈之下导演让于蓝去向下边求援。他听完了他就说我很奇怪,你们怎么不写江姐,自己说不是写了嘛,我们写了两场啊,我们也觉得我们写了,他就摇摇头,他说江姐丈夫牺牲了,自己又就义了,就剩下那么一个小小的儿子,所有的老百姓都会关心她的命运、这个人的命运牵动了观众,就会关心你这个戏剧的电影的发展,好了、你们也别多说了、我也不跟你们解释了,你们也别再来打搅我。几天以后夏衍的修改文出来了,江姐由几场戏的配角变成了贯穿全篇的主角,夏衍还告诫于蓝不要把江姐演成赵一曼、刘胡兰,这个重要的提示让于蓝很好地把握住了这个人物,在影片中我们看到江姐出场的时候身着银灰色大衣、躺着头发、气质高雅,通过扶起被摔倒的小孩和与许云峰打招呼等细节,把一个繁华都市中的地下工作者形象展示在观众面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