篼怎么读,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怎么读?

cū zēng dà bù guǒ shēng yá 篼怎么读,fù yǒu shī shū qì zì hu

Www.KemaOwaNG.Org。cn

篼怎么读,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怎么读?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出自宋朝诗人苏轼的古诗作品《和董传留别》之中,其古诗全文如下: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Www.KemaOwaNG.Org。cn

厌伴老儒烹瓠叶,强随举子踏槐花。

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

得意犹堪夸世俗,诏黄新湿字如鸦。

【翻译】

我虽然身穿简陋的土布,用粗丝绑发,却满腹诗书,自然气质高华。我厌倦了与老书生清谈,却鼓舞精神和众多士子共赴中制科考试。兜里没钱,一双旧鞋已跟随我多年,出行全靠它;富贵人家的香车美女,让我眼花缭乱。放榜以后我成绩好,得意洋洋来夸耀,看,黄纸诏书上墨迹还湿着。

苏轼的这首《和董传留别》可能不为普通读者所熟知,而其中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句却广为传诵,原因就在于它经典地阐述了读书与人的修养的关系。中国的读书人向来把读书视为积累知识、增长学问的有效途径。读书的作用不仅在于占有知识,还在于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尤其是常读书,日积月累就会使人脱离低级趣味,养成高雅、脱俗的气质。清代学者梁章钜说:“人无书气,即为粗俗气,市井气,而不可列于士大夫之林。”

事实证明,读书与不读书,读书多与读书少的人,所表现出的内在气质与素质是绝不相同的。“腹有诗书”指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气”可以理解为“气质”或“精神风貌”。全句的重心在“自”上面,它强调了华美的气质是饱读诗书的必然结果。

就苏轼送别的这位朋友董传而言,“气”不应简单地指读书所带给人的儒雅之气,更指古代读书人所推崇的在面对人生的失意和困窘时的乐观豁达的态度。孔子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而能“不改其乐”。

王勃在人生落魄时高唱“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董传身处贫穷,却始终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追求着自己的人生目标,这可以从“囊空不办寻春马”一句看出。显然,苏轼对董传的人生态度还是非常欣赏的。在临别时送给朋友这一句,既是赞美,也是安慰。

“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句,阐明了读书与高雅气质的必然联系,凝练概括,深得读者喜爱。今天人们引用它来说明读书求知可以培养人高尚的品格和高雅的气质。也用来赞美别人学问渊博、气度不凡。

姑蔑古国在历史上是怎么样的存在

Www.KemaOwaNG.Org。cn

讨论姑蔑一般都根据《左传·哀公十三年》“姑蔑之旗”的记载,以及晋代杜预的注解:“姑蔑,越地。今东阳大末县。”大末又作太末,故治在今浙江龙游,这是衢州古称姑蔑的最权威一说。

篼怎么读,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怎么读?

然而姑蔑可简称蔑,此族活动可追溯到商代。《甲骨文合集》第36758版“其从*(蔑加和字旁)”,*就是蔑。姑蔑以稻名为族名,《广韵》引庄子说*是稻名,所以用用蔑不拘。这条卜辞是纣王问要不要与姑蔑一道作战。同书第20449版还有如下一条卜辞:“蔑征贯执,弗其蔑不隻(捉)?”这是一则年终猎头祭祖的记录。武丁的父辈王与姑蔑联手,夹击贯族民人,猎取人头以祭祖。这是因为贯族所居住的贯丘在今山东曹县。姑蔑在称之为“菅”的金乡、鱼台一带,故可与商王室配合行动。由此看来,姑蔑远较徐人古老,而且与商王室关系一直很好。姑蔑所以要西迁,是因商得天下,西迁建都偃师、郑州,邀姑蔑留守所致。

篼怎么读,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怎么读?

因此,姑蔑不仅一处。《国语·越语》上:“勾践之地,南至于句无,北至于御儿,东至于鄞,西至于姑蔑。广运百里。”三国吴人韦昭的解释是:“今诸暨有句无亭是也;今嘉兴御儿乡是也;今鄞县是也;姑蔑,今太湖是也。”以“广运百里”范之,韦昭解释是有道理的。韦说:“言取境内近者百里之中,东西为广,南北为运。”可见,夫差刚释放勾践时,姑蔑族仍在太湖一带。《左传·定公十二年》还有“败诸姑蔑”的记载,这应该就是《春秋经·隐公元年》“盟于蔑”的地方,杜预注:“蔑,姑蔑,鲁地。”是今山东泗水县地。于是,姑蔑就有泗水、太湖和龙游三说。《(民国)龙游县志》不明就里,主张南北两姑蔑,南是南,北是北,互不统属。

篼怎么读,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怎么读?

Www.KemaOwaNG.Org。cn

在鲁东的姑蔑最早见于《竹书纪年》、《左传》,在《公羊传》和《传》中称“姑昧”,《春秋经·隐公元年》只称“蔑”。历史上的学者也探索过北姑蔑是国名或地名,至今仍各执一辞,难解难分。蔑见于商王武丁时期(见前引甲骨卜辞),是商的氏族(方国),商末伐夷方蔑族南迁后故地仍叫蔑,《春秋经·隐公元年》:“三月,公及邾仪盟于蔑。”有注解:“蔑,鲁地,即定公十二年之姑蔑,在今山东县东四十五里之地。”鲁隐公元年(前722)上距商末约四百年,才在古文献中出现。有学者认为,鲁东的姑蔑是西周初周公东征时,姑蔑被瓦解后一支蔑人南迁,一支仍留原地成为鲁之附庸小国,至春秋末仍然存在。证据是《左传·定公十二年》(前498)载有,孔子为鲁国司寇为季氏宰,欲“堕三都”,费邑宰公山不狙与叔孙辄率费邑人叛乱攻鲁孔子命其反击,费邑人败逃至姑蔑后被击溃。

前面已述及古氏族多有地名为族名,又有分族之习俗,即使是《春秋经·隐公元年》中“盟于蔑”,就是商末蔑族南迁后留下的地名。《定公十二年》中又称姑蔑,只是《左传》作者恢复东夷人的称谓,并不是至春秋末还是鲁国的附庸小国。因春秋时期诸侯大国争霸,小国多不能自保,中等国也乘机拼命侵占,吞并小国,鲁国不可能容忍姑蔑存在自己的身边。因此姑蔑入西周以后只能是一个南迁姑蔑遗留的地名。

实际上,古代族名地名往往互为因果,随着族迁也连带着地名搬迁,姑蔑也是如此,并不能特指某一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