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陷困,张翼失意

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蛋总

原创出品 | 「创业最前线」旗下「子弹财观」

wwW。kEMAoWAng。oRG。cn

最近,一则人事变动消息让静悄悄的教育行业又掀起了波澜。

5月9日,掌门教育发布公告,宣布管理层人事变动情况,委任余腾为公司创新业务副总裁,自2022年5月6日起生效,余腾将负责公司创新计划的业务发展和战略规划。

这个新消息让人注意到,作为K12教育赛道中少有幸存者之一,掌门教育仍在极力向素质教育、智慧教育以及进校等多元业务转型。

事实上,自“双减”政策落地至今已有10个月,K12学科培训行业已悄然发生巨变。据教育部副部长宋德民此前公开表示,截至2021年底,学科类培训线下与线上机构压减率分别为91.45%和87.07%。

那么,面对日趋严格的外部监管环境,以及新入局领域诸多未知的挑战,掌门教育有多少胜算能转型成功?其当前面临的棘手问题又有哪些?

1、多次吃监管罚单

熟悉掌门教育的人都知道,这家公司一开始并不是做在线教育的。

wwW。kEMAoWAng。oRG。cn

掌门教育最早成立于2005年,其前身是一家坐落于深圳的状元俱乐部,以线下培训为主;四年后,状元俱乐部更名为掌门教育,并创建第一家线下品牌店;到了2014年,掌门教育又更名为“掌门1对1”,同时全面转型提供在线一对一教育服务,并获得了天使轮融资。

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掌门1对1共完成7轮融资,保持着每年至少融资一次的节奏,融资总额高达数十亿元。站在它背后的不乏顺为资本、华平投资、元生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等投资界的明星。

总体而言,掌门教育的发展还算顺风顺水。然而,变化发生在2021年的5月——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掌门1对1实施虚假宣传和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处以顶格罚款250万元。

wwW。kEMAoWAng。oRG。cn

不过,这张罚单并没有让掌门教育按下上市暂停键。

2021年6月8日,掌门教育顶着“中小学在线1对1第一股”的头衔在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1.5美元/股,开盘后股价即上涨并在盘中触发两次熔断。但随后股价开始回落,截至上市首日收盘,掌门教育股价报16.99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7.74%,总市值26.79亿美元。

然而,令外界感到诧异的是,赴美上市刚满一个月,掌门教育的核心高管便发生了变动。

2021年7月9日,掌门教育发公告称,Ricky Kwok Yin Ng(吴国贤)已辞任掌门教育首席财务官(CFO)和董事的职务。

更让人不解的是,这距吴国贤出任该公司CFO一职才8个月时间。据「子弹财观」了解,2020年5月,吴国贤出任掌门教育董事,自2020年11月起担任公司CFO职务。

在此次高层变动后,掌门教育再次收到监管罚单。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1年7月14日,掌门1对1关联公司上海掌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增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2015)》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发布教育、培训广告,处罚结果为罚款30万元并责令停止发布,处罚单位为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2022年2月9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因通过黄牛购买消费者联系方式并推销“掌门教育”旗下课程,掌门1对1关联公司上海掌小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宝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31万元。

在掌门教育多次收到罚单的背后,家长方面的不安情绪也逐渐增多,加上重磅落地的“双减”政策,共同引发了消费者市场与资本市场对掌门教育的悲观态度。

2、股价暴跌超9成

事实上,在“双减”政策之下,掌门教育多个财务指标已出现恶化的迹象。

就拿营收来说,根据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实现营收5.06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9.46亿元下滑近一半,达到46.56%。

又比如毛利润,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毛利润为2.05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4.16亿元减少过半,达到50.73%。

再看毛利率,根据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毛利率为40.6%,比2020年同期的44.0%下降3.4个百分点。

此外,掌门教育也陷入了持续资不抵债的尴尬局面。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掌门教育的总资产为54.30亿元,低于总负债的56.51亿元;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掌门教育的总资产为25.27亿元,仍低于总负债的33.74亿元。

而且,掌门教育的总资产与总负债之间的差距在进一步扩大,已由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2.21亿元增至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8.47亿元。

除了财务指标,掌门教育的股价亦受到重大影响。

「子弹财观」注意到,截至美东时间2022年5月11日收盘,掌门教育股价报0.695美元/股,较历史高点的20.52美元/股跌超九成,高达96.61%,总市值为1390万美元。

而股价的跌跌不休,也让掌门教育收到退市警告。

2022年4月14日,掌门教育收到纽交所警示函,因其总市值和股东权益低于纽交所的合规标准。根据相关标准,如果一家公司在30个交易日内的总市值低于5000万美元且其股东权益低于5000万美元,则该公司将被视为低于合规标准。

截至2022年4月11日,纽交所对掌门教育当前财务状况的审查显示,其30个交易日平均市值约为2610万美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掌门教育上一次报告的股东权益约为-1.329亿美元。

纽交所要求掌门教育在收函后的90天内回复一份商业计划,证明其在收函后的18个月内符合纽交所持续上市标准。

此外,掌门教育还惨遭集体诉讼。2021年11月,美国律师事务所Robbins Geller Rudman&Dowd LLP将代表掌门教育美国存托股(“ADS”)的购买者提起集体诉讼,将指控掌门教育、其部分高管以及IPO承销商违反1933年《证券法》。

wwW。kEMAoWAng。oRG。cn

根据案件指控,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快速增长导致欺诈活动急剧增加,包括虚假广告、伪造教师资格、夸大学生表现和价格欺诈。为了应对这些过度行为,国内政府在掌门教育首次公开募股后不久通过了严格的新规,试图清理该行业的弊端行为。

掌门教育集体诉讼称,这些拟议措施的真实范围和效果在首次公开募股前已经是被告所知道的潜在风险,并且很可能对掌门教育的业务和未来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被告掌门教育并没有向投资者披露。

另值得注意,自“双减”政策落地以来,掌门教育的口碑信誉方面也出现下滑现象。

据「子弹财观」观察,截至2021年7月8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掌门1对1的投诉合计达512条,而截至2022年5月12日,这一数值已飙升至5363条,翻了十倍之多。网友们对掌门1对1的投诉主要为退费难、霸王条款、虚假宣传、诱导消费、教学效果差以及售后服务差等。

此外,掌门教育关联公司曾被列为被执行人。天眼查信息显示,4月22日,因拖欠有米有量(广州)科技有限公司的服务费用,掌门1对1关联公司上海掌小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0.5万元。

由此看来,掌门教育当前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到底该从何处找到切入口去破局?

3、掌门能成功转型吗?

wwW。kEMAoWAng。oRG。cn

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发展危机,掌门教育与许多同行一样也在积极展开自救。而自救的方式不外乎两种:开源和节流。

先看开源,一方面,掌门教育在C端业务方面正推进个性化素质教育。据「子弹财观」了解,掌门教育在语言培养、艺术教育和科学启蒙等领域分别推出口才、美术和编程三类素质教育课程,沿用一对一授课形式和智能化AI技术,提供测评、针对性诊断和个性化学习路径规划。

另一方面,掌门教育继续加码B端业务布局。「子弹财观」了解到,在智慧教育服务、进校业务等领域,掌门教育将人工智能、大数据跟教育相融合,不断在产品技术侧加码。

目前,掌门教育已形成素质教育与学科教育相辅相成的综合性教育矩阵,基本完成教育领域B端和C端业务整体布局。

再看节流措施。众所周知,最直接有效的降本方式就是减员,掌门教育也是该降本方式的实施者之一。

2021年7月末,一则网传微信对话显示,掌门1对1正在进行裁员。知情人士称,“HR团队700人,今天办完我们的离职手续,然后就是办他们自己的。掌门总部就留了少部分人,搞搞新项目,不行就都散了。”

此外,还有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爆料称,掌门教育要裁员70%。

对于上述传言,掌门教育创始人兼CEO张翼在朋友圈予以回应,“根据国家新的教育政策的引导,我们现有业务将根据政策引导实现健康有序发展,同时加大素质教育的投入,不得已送别一些业务的伙伴,也在寻求更多素质教育方面的人才加入,以符合社会对我们的期许”。

不过,从回应来看,张翼并未否认裁员一事,而是在强调掌门教育裁员是因为转型,并非资金问题。换言之,掌门教育裁员是真,业务收缩调整也是真,只是尚不至于退租倒闭。

除了裁员,掌门教育也在大幅缩减营销开支。根据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的营销费用仅为234.7万元,而2020年同期的费用为9.43亿元,同比下降了99.75%。

实际上,缩减的不止掌门教育的营销开支,还包括其管理开支。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的管理费用为0.53亿元,比2020年同期的0.74亿元减少29.01%。

此外,掌门教育也在极力减少研发开支。根据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掌门教育的研发费用为0.63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0.89亿元下降29.91%。

不难看出,掌门教育正极其努力地自救。不过,要想转型成功绝非易事。毕竟,任何企业转型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对于掌门教育来说,“双减”之后,其近乎丧失占营收绝对大头的学科培训业务。

而掌门教育新发力的素质教育业务也并非“躺赚业务”。

一来,学生家长对素质教育的需求本就不够刚性。

二则,素质教育也遭到政策强监管。2021年11月9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发布《关于做好校外培训广告管控的通知》,其中提到,不区分学科类、非学科类,要确保做到主流媒体及其新媒体、网络平台以及公共场所、居民区等线上线下空间不刊登、不播发面向中小学(含幼儿园)的校外培训广告。

2022年3月3日,教育部等三部门发布《关于规范非学科类校外培训的公告》,明确指出,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须全部进入本机构收费专用账户。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不得使用培训贷方式缴纳培训费用。不得一次性收取或以充值、次卡等形式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或60课时的费用。

此外,掌门教育加码布局的B端业务同样不容乐观。毕竟,ToB企业往往面临项目单价高、回款周期长、流程和手续繁琐等问题,如果再叠加垫资等因素,欠费和坏账很有可能就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经营。

总体而言,掌门教育自身造血能力较之前已大幅下降。

与此同时,掌门教育的外部资本输血之路也行不通。据「子弹财观」了解,一方面早前押注在线教育的资本开始撤离;另一方面,原本计划加码在线教育的投资人,纷纷暂缓甚至暂停了相关项目的投资。

除了资金相对有限,掌门教育转型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其不够聚焦。如前文所述,掌门教育同时布局素质教育、智慧教育以及进校业务等诸多领域。这意味着,掌门教育的组织会逐渐变重,优势资源难以集中投入到一个领域,且很难构建核心壁垒。

此外,掌门教育转型还面临新进行业竞争激烈的局面。就拿少儿编程行业来说,掌门教育前有编程猫、核桃编程等老玩家的正面迎战,后有猿辅导、作业帮等新玩家的围追堵截。

总体而言,掌门教育正通过裁员、转型等方式极力自救,但政策环境的不明朗以及新进领域的不确定性,或许都会为掌门教育未来的发展蒙上阴影。历史上无数的战争告诉我们,在关键时刻集中优势兵力攻打一处,或许才是真正的突围之要。

*文中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